摄像


时间:2020/10/16 14:32:45

画面开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只大手,男人的手,手很快移开,一张大床出现在画面中央。

一个金髮长髮的极品女人正躺在床上,不,并非是完全赤裸,女人头戴白色猫耳,面带一个白色猫脸面具。一对大到让人无法只手掌控巨乳遮住了脸部,而两点嫣红如同两只草莓,此时正挺立于雪峰之上。再向下,划过那平坦而洁白的小腹,一件小小的黑色丁字裤正遮挡着那湿润的桃源洞。那不是遮挡,只是由两个皮革制的黑色皮圈罢了,它们一条紧紧的勒过那神秘桃源,一条则绑缚住女人纤细的腰肢,不是简单地围住腰一圈,而是直接勒紧,使女人即使躺着也会稍有唿吸不适,但不能否认,如此这般,躺在床上的女子那本来就挺翘的丰臀更加显得诱惑。

女子身高估计有1。9米,因为整张大床几乎是从头到尾被女子佔据。雪白的大腿,浑圆的小腿,此时女子的双脚离镜头最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女子脚背上那朵小巧的玫瑰文身,那是朵蓝色妖姬,女子脚上的指甲油分三种颜色,分別是黑色,红色和蓝色。每只脚趾单一颜色,但颜色搭配并不显的混乱,反而有一种妖媚之感。? ? 如果这是一个娇小可人的女子,那么如此诱惑自然是令人极度兴奋之馀却又令人有点恐惧,毕竟大多数男人有个一米七八便是很高了,这种1。9米的身高又如何掌控,但是对于那些大风大浪都走过,勇于攀登高峰之人,这样身材的女人确实是极好的征服对象。

小巧的琼鼻,细长的小嘴,这与之前那挺拔的身材完全不相称的美貌,随着摄像机的移动都逐渐显露了出来。此时那小嘴正在轻声吟叫,只是声音中带着別样的性感。? ? 女子的双手此时正在推揉自己的双乳,手指被猫爪手套牢牢的束缚,无法揉搓双乳,使得女子体内积攒的欲火无法发洩出来。摄像机此时移动到正对面具,一双迷茫的双眼出现在面具两个小孔之中。但那双迷茫的眼神里似乎还带着几分诱惑与情欲。

另一双手出现在视屏中,那是一双白皙细滑的手,手指修长,但并不显得有力,指甲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这是双女人的手。手的主人自然也会是一名美丽的女士了。

女人的手看起来不算有力但出手兇狠,左手直接捏住躺在床上女子的一只乳房,右手直接伸出食指勐地插入床上女子的下体。伴随床上女子的一声高音,女人呵呵一笑:「这样就高潮了」轻轻舔动食指上的淫液,「呵呵,还蛮甜的。」

「有希子,够了,开始吧。」一旁的男人说道。

「是,是,是,我亲爱的主人。」有希子说着话,上身前倾,满头紫色的秀发披散在躺在床上女子的乳房上,显得有些妖异,下身镜头中看不到,可是朱诺知道,那是左腿半弯,右腿后伸,左手在胸前,而右手向后伸。

朱诺喜欢她用这个姿势,表示臣服。

「叶妮,今天对你来说是一个大日子哦。」有希子一边轻咬着床上女子的左耳垂,一边含煳不清的在床上女子,在叶妮的耳边轻声诉说。

看我,老是忘记女人的名字。朱诺暗想。

最后一步了,这个刚刚进房间时让朱诺都吓了一跳的高个女人现在安静的躺在了有希子的床上。而现在,即将增加一件收藏品了。

有希子站起来,用她的狐狸面具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淡淡的酒窝和轻勾的嘴角,令朱诺的下体都感觉硬了。

「今天,是我亲爱的姐妹叶妮,宣誓成为我主人的肉便器的时刻。我将在此主持这次仪式。」

有希子说完,便将头低下去,对着叶妮说:「叶妮,能听到我的话吗」

叶妮轻声说:「能。」声音带着虚弱,又带着娇吟。

有希子却不管这些,直接对叶妮说:「好,现在,我带你进行宣誓,你要重复我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我叶妮,今日宣誓。」

「我,叶妮,今日……今日宣誓……」

「我将成为朱诺先生的肉便器」

「我将成为朱诺,朱诺先……生的,肉……」叶妮在这里迟疑住了,眼睛里似乎也有什么在明亮起来。

朱诺走上前去,在叶妮耳边轻声说:「萨瓦迪卡。」

叶妮眼中的光亮逐渐暗淡,渐渐变得迷茫,变得沈寂,而欲望的火焰逐渐上升,嘴中的呻吟声加大。

「继续。」朱诺对有希子说。

有希子对朱诺淡淡一笑,继续对叶妮说:「我将成为朱诺先生的肉便器。」

「我将成为朱诺先生的肉便器。」

叶妮继续:「朱诺先生的要求,是我的人生目标,朱诺先生的希望是我必须满足的,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也必须满足。」

「朱诺先生,的要求,是我的,人生目标,朱诺先生的希望,是我必须,必须满足的,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也必须满足。」

叶妮的声音还是有些低沈,而且断断续续的。

有希子继续道:「我会为了朱诺先生的幸福而筹谋划策,无论要对自己做出多么大的牺牲或伤害,只是要朱诺先生高兴。」

叶妮跟着说:「我会为了朱诺先生的幸福而筹谋划策,无论要对自己做出多么大的牺牲或伤害,只是要朱诺先生高兴」

此时的说话已经不再断断续续,而且眼中闪烁起一种光芒。

有希子沒有停止:「朱诺先生的夸奖是我的幸福,每当被朱诺先生夸奖,我都会感觉被巨大的幸福包围。」

「朱诺先生的夸奖是我的幸福,每当被朱诺先生夸奖,我都会感觉被巨大的幸福包围。」

「朱诺先生不高兴时我会感到恐惧,那种恐惧会是我人生中经歷过最大的恐惧还要恐惧。」

「朱诺先生的安全高于我的生命,我将为了朱诺先生的安全付出自己的一切。」

「当朱诺先生说我是某种动物时,我就是某种动物,我会盡力使自己变成这种动物。」

「朱诺先生的安全高于我的生命,我将为了朱诺先生的安全付出自己的一切。」

「我将是朱诺先生永远的僕人,我将按照朱诺先生的需要改变自己的一切。」

「我叶妮,再次起誓,我是朱诺先生永远的肉便器。」

「我叶妮,再次起誓,我是朱诺先生永远的……肉,便,器。」? ? 叶妮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眼中的那种明亮似乎彻底爆发,但伴随的,是欲望吞噬了她整个人。一种美丽的红晕自脸颊慢慢向脖颈而向高耸的双乳,平坦的小腹,神秘的花园蔓延。

自嫩的出水的肌肤溢出,而叶妮的呻吟也越发的令人感受到了一种迫不及待,那是在唿唤朱诺,朱诺知道,但朱诺并沒有扑上去,那不是朱诺想要的。

「有希子,该试试你的想法了。」朱诺说道。

「好的,亲爱的主人,相信您一定会对此欲罢不能的,呵呵。」有希子说着将一个黑色的长物从床头柜的抽屉中取出。那是一个双头龙。

有希子迅速的将双头龙一端插入自己体内,伴随着「哧」的一声,一声短暂的呻吟后,双头龙的一端被深深塞入花道内,有希子爬上床,扶着双头龙的一端,狠狠地插了下去,早已湿透的花房轻易承受了表面粗糙的双头龙,但是一层薄薄的膜也被轻易穿透,而后是叶妮的g点也被刺中,人生第一次高潮来的如此突然,又如此理所应当。

有希子沒有半点体谅身下女子的意思,仗着自己身经百炼,又有充足的的耐力,竟是由慢到快,不断的抽插起来,如同一部打桩机,身下的双头龙上都研磨出一层白色的稀沫,而叶妮则是直接借着欲火度过最初的破瓜之痛,直接享受着情欲带来的快乐。

「有希子,继续。」朱诺说道。

「啊,唔,主人,您的意志将得到贯彻。」有希子说着,减慢了抽查速度,将双乳压在叶妮的巨乳之上,高昂着头,对叶妮说,「看我。「叶妮迷茫的双眼慢慢向有希子聚焦,而有希子则慢慢的说道:「我是你的主人,我是朱诺,我的意志你必须服从。」

叶妮迷茫的说:「主人,主人,主人的意志必将服从。」

「现在告诉我,谁是你的主人。」朱诺问道。

「我的主人是……我的主人是……是你,你是我的主人」叶妮笑着说道,只是他说的你,并非身旁的朱诺,而是此时正在她身上卖力的有希子。

「哎,又失败了。」朱诺一边叹息,一边左脚登上床,走到有希子身后,一把扶住那正快速挺动的腰部,那极快速度移动的柔软翘臀突兀的停住了。朱诺挺着鸡巴,直接插入有希子那粉嫩的小菊花,仔细感受着隔着一层肉膜,隔壁的那根双头龙所带来的摩擦和挤压,说道「继续。」

这次有希子的动作慢了,如果刚刚是疾风骤雨,那么,现在便是一场和风细雨,春雨悄入夜,有希子和朱诺的呻吟也变得低微起来,两女的低吟犹如一首合奏曲,充斥着「恩,唔,哦,啊」之类的声音,而有希子还不时夹杂着:「主人,我要高潮了,啊,主人的鸡巴比双头龙还大,哦,主人,我喜欢主人热热的东西,嗯,主人捅穿我吧,我是主人的肉便器。呵呵,小妹妹,我身后的才是主人哦。」

在一个美女的身上狂插另一个美女的菊花是什么感觉很爽。

身下美女的抽查是你引起的是什么感觉更爽。

这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尤其是下面被你远端操控的还是一个巨高的美女,尤其是你还很矮。

是的,朱诺很矮。朱诺只有1。55,典型的矮个,但是朱诺很聪明,也很勤奋,朱诺研究过许多的催眠类书籍,当然,绝大多数是假的,但也有极少数真书,而这些书也令朱诺打开了一扇通往不同世界的大门。

这不是催眠的世界,这是一个魔法的世界,朱诺在其中混的风生水起,尤其是他的精神力额外的高,虽然沒有获得什么特別的元素青睐,但也很不错了,至少是作为一名暗世界的看门人,这个实力便已经足够了。

而后,为了那些发展实力的资源,朱诺翻过身来,利用自己的催眠术,控制一些权势一般,但很容易被人低估的女人来发展自己,而今天,只是他又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罢了。

而床上躺着的叶妮,是个混血儿,是有希子慢慢发展的下缐。

所谓下缐,就是无父无母,或者亲人疏远去世且身材极佳的女子,这种女人不要以为很少,只要注意一下,排除父母这个因素还是很容易找到的,到时只要再推一把,无父无母这个条件就很容易达成了。

朱诺脑子里想着今天的实验失败原因,身子却沒有停止,依然在勐力的冲刺着。

「啊,主人,哦,呀,主人的肉棒好厉害,哦,我的屁股,啊贱奴的屁股要被草穿了,」有希子一边叫喊,一边不忘回过头来向朱诺求吻。

朱诺一边笑着说:「你这只小母狗,」一边将大嘴凑上去,两人开始激烈的热吻起来。

「唔……恩……嘤……恩……嘤……」有希子还在试图说话,而身下的叶妮此时已经开始了反击。

「主人,要让主人快乐。」叶妮此时欲望稍稍冷却,大脑开始思考现在该做的事情,现在,要让主人爽,那么利用自己体内的双头龙,摩擦主人的花径是最好的方法。

想到就做,叶妮开始了性奴的反击,叶妮反向的开始收缩胯部,然后向上顶去,尽管她的身上有两个人,但人高马大的叶妮此时化身一匹脱缰的母马,开始一下一下,接着那根黑长的棍子,勐力冲击着有希子的身体。

「唔,哦……好爽,,受不了了,哦,我要高潮了,哦,主人。」有希子承受不住了,开始向朱诺祈求让自己高潮。

但朱诺沒有答应,「我也快了,忍着,等我命令一起高潮。」朱诺也加快了自己的速度,肉壁后的双头龙迅速的摩擦给他也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有希子的身体在两通的情况下,早已经达到了高潮的忍耐极限,然而她就是无法达到高潮,无法泄身,因为她的身体并不属于她,而是属于她身上的男人,她只能用比身下叶妮还要迷离的眼神盯着眼前的男子,等待他的命令,等待那不知何时的解放。

终于,几分钟后,朱诺拔出了自己的肉棒,对着两女说道,「高潮吧。」

有希子的身体立马僵直,上半身斜向天,象发了潮水一般,「呲呲」的小穴射出淫液,射在了双头龙上,然后有希子摊到在了叶妮身上,尽管叶妮此时还在盡力的冲击着有希子的小穴,但毕竟已经泄出来了,所以有希子反而感觉这样缓慢的刺激就象宵夜一般温存而美好。

「有希子,转移拥有权给我。」朱诺一边将精液射在有希子雪白的翘臀上,一边说道。

「是,主人,尽管有些虚弱,但是有希子依然打起精神,强迫自己语调清晰。

「叶妮,看我的眼睛。」

叶妮停住动作,盯着有希子的眼睛。

「你的主人,现在,由我变成我身后的人,他是朱诺,你的主人,你唯一的主人,现在,看清他的样子,记住他的名字。」

「看清主人的样子,记清主人的名字。」叶妮重复着有希子的话,然后,叶妮重新露出笑容,对着有希子身后的朱诺说道:「午安,亲爱的主人,有什么需要您的肉便器为您做的吗」

这就是这种催眠的问题。朱诺无法解决。

当自己第一次催眠后,进行催眠仪式时,谁是主人,并非由认知中的名字,而是有眼前的人,也就是眼前景象来决定,而当主人进行转移,而这种转移又过于彻底,不能给自己留下孔洞可钻,那样只要先进性一次催眠,再仪式后,转移了主人的奴隶还会回到自己的命令之下。

这样卖出去的那些奴隶就成为自己暗藏的暗子,但如今,第一步就开始受到挫折了。

朱诺想到这里有些烦躁,他一把将有希子推下床。

然后对叶妮说:「翻过身来,尽量让自己的屁股向上翘。」

叶妮很听话,盡自己最大努力的崛起自己的屁股。而朱诺的手已经重重的拍在了上面。「啪,」浑圆的翘臀被这一巴掌打的颤动不已。朱诺一边抽出叶妮下身的双头龙,一边揉搓着那对被挤压的巨乳。

等待着自己半软的鸡巴再度硬起来。

透过窗户,朱诺可以看到窗外的阳光,洒满自己200平的大游泳池,以及池边那7,8个不比超模差的比基尼美女,啊,对,那个双胞胎本来就是超模。

朱诺想,等会也许可以试试让她们俩一起来舔,那样一定会很有趣的。

上一篇:偷吃的巧芸,遭人操翻 下一篇:真实经历我和朋友的妈妈,娜姨短篇wolfman12